10月27日天矇矇亮,一聲清脆的鞭子聲,打破了古城的寧靜,牧羊人馬繼平趕著羊群,匆匆穿過城門消失在一片荒原之中。他要趕路去七八公裡外的祁連山上放羊。由於乾旱,原野上的草早已稀少,為了讓羊兒吃飽肚皮,牧羊人需要走更多的路,去更遠的地方。
  馬繼平祖輩生活在永泰古城,位於甘肅景泰縣寺灘鄉,毗鄰騰格裡沙漠,是明萬曆三十六年為防禦北方少數民族入侵而修建的城堡。“過去這裡曾是護城河環繞,青山碧野的豐沃之地。”古城老住戶李崇仁回憶說。近幾十年來,因為周邊自然環境急劇惡化,水資源嚴重匱乏、土地沙化和鹽漬化,目前這裡只剩下了76戶,近400人。平時留守的老人和兒童只有100多人。而上世紀70年代,城堡內有居民200多戶,1500多人。“由於政府的支持,村裡越來越多的人都搬到有水的地方去住了,留下的大部分是老弱病殘。”今年63歲的李崇仁是永泰小學校長,也是當年守城將士的後裔,退休後老兩口留住城內,兒子兩口卻常年在新疆打工,只有春節才能見面。
  護城河早已乾涸,留下土塊淤塞的河床。村民吃水靠城中的幾眼井。周邊土地年復一年的乾旱和荒漠化,留守的村民也都靠外出打工為生。記者在城外看到,大片的田地上面鋪滿砂石,只能將種子播種到砂石間隙的土地里。砂石能保持水分不被蒸發,這種耕種的方式在此延續了幾十年。永泰村每家有二三十畝地,但大部分已成荒地,還在耕種的真正是靠天吃飯,產量極其低微。
  永泰古城人去城漸空,這似乎方便了牧羊人,村中目前有18戶牧民,主要收入是將羊羔賣給寧夏來的回民。他們幾戶將羊群合併一處,由專人代為放養。祁連山的泉水成為這裡畜牧業最後的支撐。山泉水流入永泰城南門外一處叫用汲海的澇池。這一汪泉水成了全村所有羊群的唯一飲水處,牧羊人每天早晨五六點出門和傍晚歸來,都要在這裡為羊兒喂水。
  到底還能堅守多久?面對乾旱侵襲造成草地的大面積縮小,許多牧民對未來充滿了擔憂。記者 呂廷川 攝影報道  (原標題:留守牧羊人)
創作者介紹

系統傢俱

am04amhhi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